-

我換上了一身黑色連衣裙,裙長過膝,整體保守但不失專業。

許久不開車的我,打算自己開車前往。

李慶畢竟還是顧霆琛的助理,所以我讓他先去公司了。

行駛在這川流不息的馬路上,我突然想到去顧氏有另外一條路可以走,雖然會繞遠路,但那裡靠北環郊區,人跟車都比較少,會好走很多。

想著,我便改了道,上了環島路。

這裡的確好開許多,寬闊的馬路上隻有幾輛車在走,我開得比較慢,後邊的一超車,便隻剩我一輛在此。

聽著歌,我緩緩開著,在我身後還有輛車,我想著自己開不快,便往旁邊開了一點,以便他超車,然而那輛車似乎冇有這樣的想法。

我瞄了眼鏡子後方的那輛黑車,它的速度一直保持勻速狀態,緊跟我其後,心裡略微有些不安。

輕皺了下眉頭,我加快了速度,與此同時,後麵的車也加快了速度。

這下我知道了,他在跟著我。

想起當年的那場車禍,我的心一下被提了起來,抓著方向盤的手不自覺增大了力度。

沉下氣,努力使自己保持鎮定,我加了點速度,窗外的景物倒退得越來越快,我時刻盯緊了後邊的車,他也加快了速度。

我能感覺到自己額上出了汗珠,但現在不是掉以輕心的時刻,我咬了咬牙,又加了點速度。

前邊就是轉彎處了,我腳踩儘離合,往左邊猛打方向盤,前麵有輛車,我鼓起勇氣,以毫厘之差越過。

越車後,我再度往後看去,那輛車似乎在幫我,車子斜停在馬路上,那輛車眼看形勢不對,便掉頭離開了。

等它開遠後,幫我的那輛車纔將車子開平。

我將車停靠在路邊,下了車,想對他說聲謝謝。

那輛車在我旁邊停下,車門緩緩打開,看見下車的人,我愣了愣,“是你。”

易寧靜衝我微微一笑,“顧夫人。”

“剛纔謝謝你替我解圍,不過你知道是我?”我望著眼前這個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,心中卻有了幾分戒備。

她搖搖頭,語氣溫和,“不知道,不過剛剛很危險,您冒著生命威脅也要超車,我又看見了後麵那輛車緊追不捨的樣子,便猜到了些許,這時候不管是誰,我想都會攔下來的。”

易寧靜說得很平靜,有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之感。

不管如何,她還是幫了我。

我走上前,回以笑容,“真的很感謝你易小姐,否則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”

以剛纔那人緊跟的態度,今日定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,如果不是易寧靜,或許我便交代在這了。

“顧夫人客氣了,您是要去顧氏的吧,時間差不多咯。”

“嗯對,那先走吧。”我衝她點了下頭,轉而走回自己的車。

而易寧靜也回到了自己車上,先我一步往前開去。

我往後看了一眼,剛纔那人莫非是李念派來的人。

上車後,我摸著肚子,心裡一陣後怕,或許我還是需要一個司機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