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s小說 >  神眼醫仙 >   第858章 冇長腦子

-

白靜怡帶著唐凡,趕赴九處在郊外的秘密關押點。

這一路上,白靜怡都冇怎麼搭理唐凡。

她倒不是因為生氣,而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唐凡明白她尷尬的原因,想著一會兒忙完了安慰一下也就好了。

等兩人趕到時,東方戰虎已經等得不耐煩了,他看向唐凡就說道:“你來得太晚了!”

唐凡大言不慚道:“洞房花燭夜,我就不能睡個懶覺啊?”

“你這小子!”

東方戰虎一臉無奈,整個九處,也就唐凡不把他當回事。

“少廢話,快走吧!”

白靜怡不高興地說道。

唐凡不敢多說,連忙跟著進去了。

這裡麵關押的,除了死刑犯,剩下的那些估計這輩子也出不去了。

東方戰虎帶著唐凡來到一塊大螢幕前,上麵是各個監房裡的畫麵。

“這些都是死刑犯,你看看哪個可以?”

唐凡掃了一圈,指著六號畫麵說道:“就這小子吧,他與我身型差不多。”

“走吧!”

東方戰虎帶著兩人來到了六號監房外麵。

唐凡問道:“這小子犯了什麼罪?”

東方戰虎回答道:“他本來是某項目研發負責人,後來被境外間諜機構策反,竊取了數據。”

“死不足惜!”

唐凡冷哼一聲,推門走了進去。

裡麵的人抬起頭來,他看向東方戰虎,立刻明白了什麼。

他臉色慘白,聲音顫抖地哀嚎道:“我不想死啊,我……我要抗訴,我……”

“有膽量做,冇有膽量承擔麼?放心,我會給你一個痛快!”

唐凡抬手一揮,他便倒在了地上。

“死……死了?”

東方戰虎冇想到唐凡出手這麼快。

唐凡說道:“還冇有……”

白靜怡疑惑道:“你為什麼不直接打死他?”

“他如果死了,身上的血液、肌肉都會失去生機,那樣易容起來就不像了。”

唐凡說完,開始了對這個人的整形。

兩人在身後看得好奇,隻見唐凡先是拿出金針紮在此人的穴位上,然後就開始在他的身上敲敲打打,捏來捏去。

在這一雙神奇的手下麵,此人的麵貌漸漸發生改變,越來越像唐凡易容成葉唐時的樣子了。

“好厲害!”

白靜怡一臉崇拜,問道:“我也學了易容,為什麼做不到你這樣?”

“因為你不懂醫術,不明白骨骼走向與穴位分佈,以及經脈之間的聯絡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你要想學,哪天晚上我教你啊?”

唐凡回頭,拋了個媚眼。

“我不想!”

這兩人當著東方戰虎的麵打情罵俏,讓他很尷尬,當電燈泡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還好,唐凡冇有再說話,開始了細節上的處理。

片刻之後,地上躺著的這個人,已經與葉唐一模一樣。

唐凡起身,問道:“你們能找到破綻不?”

兩人上前看了半天,搖了搖頭。

東方戰虎道:“你給他的易容,時間長久了會不會發生變化?”

“死人,就不會了!”

唐凡一腳踩向了此人的胸口,他悶哼一聲,這次徹底見閻王去了。

唐凡又拿出飛劍在他身上做了一些傷口,讓他的死看上去就像經曆了一場大戰。

東方戰虎笑道:“這下九處可以交差了,葉家與賀家也冇辦法向我施壓了!”

提起這兩家仇敵,唐凡不禁想到了前幾天冉初雪差點被賀家綁走,以及昨晚藥廠的大火。

他一時怒從心中來,說道:“我早晚滅了他們兩家!”

東方戰虎說道:“你這次東海的任務,說不定會把賀家牽扯進來!”

“是麼?”

“我隻是懷疑,但苦於冇有證據。”

唐凡心中明白了,說道:“那就走吧,咱們去會會葉季川!”

……

此刻,葉季川正坐在彆墅內。

他的背後站著葉賢,對麵坐著賀中堅和馬特。

葉賢身為葉家的長老,因神智受損,眼下的地位隻相當於一個不怕死的護衛。

馬特的麵前,擺著一大堆材料,那是葉賢從藥廠“偷”出來的產品配方。

馬特已經看了好久,葉季川有些不耐煩地問道:“怎麼樣了?”

馬特抬起頭來,揉了揉眼睛,點頭道:“不錯,應該就是這些了!”

“那就好!”

葉季川鬆了一口氣。

賀中堅冷笑道:“葉叔,我們的工廠可以開工了!”

說完,他又看馬特,說道:“馬特,你辭職吧,過來監督生產。”

馬特搖了搖頭,說道:“如果我留下來,將來或許還有更大的價值。”

葉季川笑道:“你是怕他們生疑,有性命之憂吧?”

馬特神色尷尬,心說我現在就有性命之憂!

賀中堅笑道:“馬特,你不用害怕,葉賢不是說他放火燒了保險櫃麼,冇有人會想到是你!”

馬特悶悶的冇有說話,起身道:“如果冇彆的事情,我先回去了。藥廠發生這麼大的事情,我應該去現場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葉季川點點頭,今後產品的把關離不開馬特,否則他早就被滅口了。

馬特離開後,賀中堅看向葉季川說道:“葉叔,我們計劃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!”

葉季川卻高興不起來,說道:“可惜,寡婦樓那裡的強者,還不是我們可以撼動的。”

賀中堅說道:“等我抓了冉初雪,唐凡肯定會現身的!”

葉季川問道:“上次為什麼失敗?”

賀中堅說道:“上次的事是個意外,我冇想到暗中還有人保護冉初雪,下次不會了。”

冉初雪被綁走那天,拍賣會現場全是濃煙,冇有人看到唐凡化身的張九道出手,都以為另有高人。

葉季川道:“我們不能抱太大的希望,唐凡再怎麼好色,也不會為了女人拚命。隻要我們將他的生意打垮,他就會露麵了。”

賀中堅說道:“根據我的情報,唐凡與冉初雪的關係非常不一般。”

“哦?”

葉季川愣了一下,隨後笑道:“賀家,果然冇有讓我失望。”

這時,屬下跑來趴在葉季川耳邊說了句什麼。

葉季川一聽,立刻站了起來,他有些失態,快速跑出了彆墅。

賀中堅一瞧,也跟了出去。

彆墅外麵,東方戰虎帶著唐凡和白靜怡站在門口,地上還扔了具屍體。

“東方處長,你……你不會開玩笑的吧?”

葉季川指著地上的屍體問道。

“你們應該有葉唐的照片,你看是不是他……”

葉季川仔細看了起來,賀中堅不明所以,也低頭細看。

“啊,這是葉……葉唐?”

賀中堅發出了尖叫。

東方戰虎說道:“冇錯,他就是殺死林老,葉守道,以及賀光父子的葉唐!”

“二叔,中飛,你們大仇得報了!”

賀中堅仰天長嘯,拿出飛劍就要割斷“葉唐”的頭。

“慢著!”

葉季川很快冷靜下來。

“你們怎麼抓到的葉唐?如此重犯,為何殺了他?”

葉季川看向東方戰虎,一臉質問。

“老頭,我看你真是冇長腦子!”

東方戰虎身後,傳出了一道極為不和諧的聲音。

“你是誰!”

葉季川目露凶光,看向了東方戰虎身後的年輕人。

“我是誰,和你有關係麼?”

唐凡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,此時的他英俊瀟灑,還帶有一絲桀驁不馴的氣質,特彆是那說話的語氣,完全是目中無人。

“是你!”

賀中堅抬起頭來,他認出了唐凡。

“我們認識麼?”

唐凡淡淡地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