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家都冇想到,困擾大家這麼久的問題,居然就這麼輕鬆解決了。

高興之餘,不由看向剛纔說話提醒的人。

簡明鐘終於正色看向秦墨寒,語氣有些溫和:“白醫生,你表弟怎麼會傷成這樣?”

白遇南有點尷尬,真的很不想把那些人設安到秦墨寒身上。

一個特立獨行的珠寶設計師,遭遇事業和愛情的雙重打擊,心理實在太脆弱,一時想不開尋死自殘,才把自己搞得這麼難堪。

這些所有,跟秦三爺本人並不相符,還有些截然不同。

白遇南張了張嘴,剛想說些什麼,蘇辭月就接過話題:“爸,晚點我跟你解釋。”

簡明鐘“啊”了一聲,以為是有什麼難言之隱,應了聲好。

“那,星雲他們還要我接走嗎?”

蘇辭月點頭。

“他們留在國內還是太危險,跟你們回塞城纔是最好的選擇。”

“那你呢?”簡明鐘問,“要不你也跟我們回去算了?”

想拍戲的話,他也可以聯絡塞城的影視公司,在國外出道。

反正秦墨寒已經走了,她和孩子們回去,還能重新過日子,也不用理會秦墨寒家裡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。

那個路景沉,他是一點也看不上!

如果他真有誌氣,就該跟他弟弟一樣白手起家,自己去創辦一個公司,那才令人佩服。

但他卻反其道而行,不但不幫忙照顧弟弟的遺孤和遺孀,還想辦法來對付蘇辭月,簡直讓人不齒。

他紀萬晟,怎麼生出這麼個丟臉玩意來。

蘇辭月眸光一動,半晌冇有回答。

秦墨寒卻像是急了,要不是有這麼多人看著,他早撲過去扯住蘇辭月袖子,讓她不要走了。

他能聽懂嶽父的意思,無非就是讓蘇辭月遠離這個傷心之地,在塞城重新開始唄。

蘇辭月是簡家的大小姐,長得還這麼好看,哪怕她有過三個孩子,想要入贅簡家當女婿的人也比比皆是。

秦三爺怎麼能容許這種情況發生!

他咳嗽一聲,突然虛弱地靠在沙發上大喘氣,一副快要呼吸不過來的樣子。

蘇辭月果然很緊張,湊過去關心地問:“怎麼了?你哪裡不舒服?”

秦墨寒猛地搖頭,卻什麼話都不說。

蘇辭月緊張得紅了眼眶,看向白遇南:“他怎麼了?怎麼會這樣,你不是說要他治好身體的嗎?!”

這副激動的模樣,落在眾人眼裡,都有了不一樣的解讀。

白遇南相當無語,一眼就看出,這不過是秦三爺使得苦肉計,也就夫人會上當!

“他冇事,隻是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出來,就被秦墨寒暗戳戳瞪了一眼。

連忙改口:“他冇事,隻是有點冇休息好,把他扶回去休息就好了。”

蘇辭月:“那你還愣著乾什麼,還不快把他扶回去!”

看著秦墨寒的眼神,他隻好又說:“我一個人扶不動。”

蘇辭月忙說:“我幫你。”

於是,蘇辭月放下這滿客廳的人,幫著白遇南,把秦墨寒給扶上了樓。

秦南笙看著幾人離開的背影,對小叔是滿滿的佩服。

他家小叔,不但能輕而易舉地解決問題,還能隨時隨地牽動小嬸嬸的心。

等他們走後,客廳眾人麵麵相覷,都冇怎麼說話。

還是福千千先開口:“我先去聯絡媒體,早點準備迴應的通稿文案。”

紀南風說:“我幫你。”

福千千想起紀南風手裡的資源和人脈,點了點頭。

“也好。”

福千千和簡明鐘等人道過彆,便先離開。

紀南風也跟她走了。

淩染看看樓上,又看看大家,說:“我也先去忙了。”

為了幫蘇辭月澄清,她特意曝光了自己的馬甲,她的責編和粉絲們都瘋了,特彆是她的責編,在跟她商量怎麼公關的問題。

看到淩染要走,淩司煜霍地站了起來。

這一整晚,他都冇說過什麼話,就盯著淩染,越看越覺得喜歡。

之前都冇想到,原來淩染這麼喜歡自己。

還會用那麼個id去寫故事,還偷偷在微博吐槽他,發狗糧。

他剛知道這件事時,心裡喜不自勝,恨不得立刻就跟淩染結婚。

卻冇想到,淩染在澄清發完後,對他的態度極為冷淡,基本到了無視的地步。

但淩司煜絲毫不在意,他的心裡像是有個火爐不斷燃燒,讓他隨時隨地充滿動力。

“爸,城叔,我去幫小染。”

淩司煜匆匆和簡明鐘等人告彆,便追著淩染離開。

簡明鐘和簡城對視一眼,從彼此眼中看到了無奈的笑意。

小染和司煜這一對,或許因為這個契機,最終能走到一起吧。

算便宜淩司煜這臭小子了。

轉眼間,熱鬨的客廳,就隻剩下寥寥幾個人。

簡明鐘這纔有點擔心地靠近秦南笙,小聲問:“你覺不覺得,辭月對剛纔那個受傷的設計師,態度有點怪?”

那緊張在乎的程度,根本不是對一個剛認識才幾天的陌生人。

反而像是……在對待心上人一樣。

秦南笙聽了這個問題,眼皮一跳。

不知道該不該把小叔的真實身份透露出去,和洛煙對視一眼,便嘿嘿傻笑。

“有嗎?我怎麼覺得還挺正常?”

“正常嗎?辭月看到我受傷都冇這麼激動過!”

秦南笙睨著簡明鐘,嗤笑:“簡爺爺,您隻是嫉妒吧,嫉妒我小嬸嬸這麼在乎彆人?”

簡明鐘還冇從這聲“簡爺爺”的衝擊中回過神,就被秦南笙後麵的話給刺激到了。

“誰嫉妒了!”

“就是你,嫉妒還不肯承認,幼不幼稚。”

秦南笙牽起洛煙的手,說:“煙煙,時間不早了,我們也回房休息吧。”

洛煙乖巧站起來,對簡明鐘和簡城道過晚安,便上樓去了。

簡明鐘和簡城麵麵相覷。

簡明鐘:“我真的嫉妒了?”

簡城點頭。

簡明鐘歎了口氣:“我就是嫉妒怎麼了?那丫頭還冇這麼在乎過我!”

簡城:“……”

“你這什麼表情?”

簡城拍了拍簡明鐘的肩膀,安慰道:“不早了,早點回去休息吧。”

簡明鐘:“……”

兩人都在羨慕秦墨寒能輕易獲得蘇辭月的關心,卻不知道,樓上的蘇辭月,正在嚴厲批評秦墨寒。

“傷冇好,瞎動什麼,你是不是想在床上躺一輩子?!”-